五换人制:一次势在必行的伟大冒险

在2022年6月13日召开的国际足联理事会议上,通过了多项对于规则改动的决议,其中最受人关注的就是5次换人名额的规则将被永久保留。

2020年上半年,各大联赛相继复赛,但考虑到赛程紧密等诸多问题,IFAB决定临时将每场比赛的换人名额增加至5个,不过换人次数仍保留为3次(半场换人除外)。此后,5次换人名额的规则被多次延期,包括多家主流联赛在内均延续了这一临时规则。即便是恢复了3次换人名额的英超,也增加了临时脑震荡换人名额。

随着国际足联理事会议正式通过了永久保留5次换人名额的决议,也意味着延续27年之久的3换人制成为过去时。

有人将5换人制在足球史上的地位比肩越位规则的诞生,甚至将其抬高到“足以改变现有战术格局”的地位。也有人对此不屑一顾,认为5换人制反而会拉大豪门与弱旅之间的差距,似乎是又一个“博斯曼法案”。

关于5次换人名额的好坏无疑会继续讨论下去,但从当下的情况来看,这一规则的保留无疑有着莫大的好处,上至战术下至球员都会因此受益;不过从长远角度来说,5次换人名额对足坛格局的冲击也是一把双刃剑。

从过去20~30年的世界足球发展趋势可以看出,现代足球发展的鲜明特点就是“更快速的攻防转换”、“更具冲击力的压迫”、“更高的战术执行”、“更灵活的战术调度”······但综合来看,无论是对哪个位置的要求,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体能。

2021~22赛季的皇马,之所以能够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勇夺欧冠,除了战术层面和球员个人的灵光一闪,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体能教练平图斯的悉心辅佐。

也正是得益于良好的体能素质,白衣军团阵中的30+老将状态仍然突出,莫德里奇、本泽马、克罗斯、库尔图瓦以及卡塞米罗等人的出场次数都是40+、3000+分钟。而本泽马更是在34岁的年纪创造了职业生涯的新高峰,成为了金球奖的有力争夺者。

在英超,也有多名主帅表达了5换人制的必要性。利物浦主帅克洛普就表示:“5个换人名额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的顶级球员得不到休息(本赛季英超仍使用3换人制),我们只能接受他们比其他人更经常受伤。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迫切需要5个换人名额。”

曼城主帅瓜迪奥拉也是5换人制的坚实拥趸。当英超宣布下赛季允许单场换5人的规则时,瓜迪奥拉就明确表示:“比赛不是12打11,现在的球员有那么多的比赛要踢,既然名单数量有限,那如果能换更多人,就可以更好的进行轮换,有更多的球员会获得出场机会。”

如愿卫冕英超冠军后,瓜迪奥拉在兴奋之余说道:“下赛季英超有5个换人名额,所以到时候你会看到我有多么天才!”

无独有偶,图赫尔、兰帕德、阿尔特塔、哈维等多位主帅都曾公开支持5次换人名额。正如他们所说,5次换人名额的诞生保护了球员的健康,让主教练在应对漫长赛季的过程中也有了二手方案。

反复强调5换人制对于球员健康的重要性,并不是因为现在的球员有多么“矫情”,而是因为在足坛高度商业化的当下,球员们的确太累了。

举例来说,作为2021年最为忙碌的职业球员,佩德里当赛季共为巴萨踢了52场比赛。此后,他又代表西班牙国家队和国奥队踢了欧洲杯和奥运会。在一年时间中,这位不到20岁的西班牙小将一共踢了73场比赛,在欧洲足坛无人能出其右,他也获得了“佩德驴”的外号。

1965~66赛季,换人规则首先在英甲实施。相较于那时,如今球员所需要参加的比赛数量则更多——联赛、杯赛、友谊赛甚至是商业比赛充斥在漫长赛季的各个角落,更何况还有长时间处于奔波下带来的负面影响,类似于佩德里这样的球员绝不在少数。

引进5次换人名额,让更多球员获得了提前下场休息的机会,客观意义上保护了球员的健康。

足球历史上,许多的改革都是因偶然而起。5次换人名额的表象是疫情压力下各方妥协的产物,但从内涵来讲,无疑也成为引发新一轮战术革新的诱因。

正如1992年禁止门将用手接本方回传球,从而有效加快比赛节奏、促使高位逼抢战术兴起,5次换人名额的普及,也会对当下足坛的战术格局产生千丝万缕的影响。

通俗来讲,强队在领先状态下利用控球消耗时间恐怕成为过去式,即便是弱队也有机会通过更多的换人在最后发动冲锋;而对于那些“摆大巴”的球队来说,5次换人调整也会让终场前功亏一篑的情况减少。毕竟,5次换人已经足够更换一整条后防线或是中轴线了。

欧足联曾经特别撰文介绍了瓜迪奥拉和其对于伪9号的使用。从巴萨时期进球如麻的梅西,到如今称霸英超的曼城,瓜迪奥拉对于伪9的重视从未改变。

伪9号是瓜迪奥拉前场传控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前锋后撤能够确保己方在中场位置的人数优势,而类似于梅西这样的球员在回撤后仍然能够发挥出堪比顶级前腰的组织调度能力,能让强调控球转移的Tiki-Taka发挥出十成功效。

伪9的活动位置极为灵活,经常处于后卫线与中场线的交界处,这也侧面模糊了对方后卫与后腰的防守职责——协防稍有疏忽,就会致使伪9获得极为广阔的拿球空间。

无论是瓜迪奥拉的传控哲学还是克洛普的高位逼抢,不同的战术表象下都埋藏着对于灵活轮转的重视,而灵活轮转则依托于大范围的跑动策应。当5换人制登上历史舞台,这种强调冲击力与灵活性的战术打法可谓如虎添翼,难怪瓜迪奥拉要发出“下赛季你就会知道我有多么天才”的感叹了。

对于那些跑动和对抗吃亏的球员而言,5换人制所产生的连锁效应也是利大于弊。

欧洲杯期间,意大利主帅曼奇尼对于维拉蒂的使用更加灵活,这位大巴黎中场往往会在65~75分钟时被换下。此时他在组织调度端的传球作用已有体现,而替补上场的队友又可以依靠高强度跑动覆盖保证防守硬度。

老将苏亚雷斯虽是西甲首屈一指的中锋,但年龄增长让其体能状况明显下滑。5换人制可以让西蒙尼在不动摇战术框架的基础上将其提前换下以保存体能。

最终马竞也通过这种方式维持了苏亚雷斯的良好状态,乌拉圭人在当赛季只有两场比赛来自替补出场,最终取得21个进球,收官阶段频频上演关键进球更是为最终的夺冠奠定了坚实基础。

我们以一场具体比赛为例。2020欧洲杯半决赛意大利对阵西班牙的比赛中,西班牙主帅恩里克将此前5场比赛全部首发的莫拉塔放在替补席,使用费兰·托雷斯、奥尔莫、奥亚萨瓦尔联袂冲击意大利防线。

恩里克非常明确,就是在比赛前半段消耗意大利“玄冥二老”基耶利尼+博努奇的体能,待到60分钟后换上新军全力出击。

比赛刚过60分钟,恩里克就用莫拉塔替下了费兰·托雷斯。前者也没有辜负主教练的信任,在第80分钟依托于强大的冲击力甩开了玄冥二老的防守,为西班牙攻入一球,将比赛拖入加时。

尽管最终西班牙在点球大战中负于意大利,但恩里克此次调整仍然彰显了5换人制为教练排兵布阵所带来的革新。毕竟,3换人制时代下可没有那么多主教练敢于田忌赛马。

当然了,如果仅仅适用于主流舞台,那还远远称不上“颠覆”。战术革新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即便是足球的欠发达地区,也能因此受益颇多。

中超第3轮上海申花对阵武汉三镇,前两轮狂轰10球、6:0大胜广州队的武汉三镇可谓来势汹汹。而申花依托于5换人制,也敢于进行多达8人轮换,并将阵容由之前的433更改为双后腰体系。孙世林与钱杰给都具备作风强悍、防守面积大的特点,在60分钟前成功消耗了三镇进攻球员的体能。

即便上半场一球落后,但5换人制也能让替补席上有众多好手的上海申花“后发制人”。中场阶段,吴金贵就率先做出调整,主力曹赟定、巴索戈以及吴曦悉数登场,阵容也调整为进攻力度更强的433。比赛第63分钟时,吴金贵又用毕津浩、彭欣力替换下了体能不支的钱杰给与朱建荣,正式掀起反攻。

反观武汉三镇,主力倾出为他们换来了一球领先,但面对上海申花变阵压上的汹涌攻势,一球领先却并不保险。佩德罗·莫里利亚虽然也在第80分钟换上马尔康寻求支点控制,但球队的整体状态已走上下坡路,前场三外援及谢鹏飞的下场让进攻线威胁度大打折扣 ,反倒是申花逐渐控制局势,最终由替补上场的毕津浩完成绝平。

无论是中场换人亦或是点对点的针对性轮换 ,这些战术博弈在3换人时代都是难以完成的。总而言之,5换人为主教练提供了全新的思路,接近一半的人员调整足以在短时间内改变球队的整体面貌,达到“后发制人”或是“自我纠错”的目的。

如今,5换人制为战术格局所带来的改变仅仅处于萌芽阶段,或许在不久的未来,激烈的战术碰撞、灵活的战术运用会在足球世界中更加常见。

1991年,一位名为博斯曼的球员将比利时足协告上法庭,几乎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世界足坛的原有格局——球员流通骤然加速、但贫富差距也在逐渐扩大。

随着5次换人名额的永久保留,也有不少球迷将其称之为“博斯曼法案NO.2”。毕竟,随着博斯曼法案的实行,21世纪的世界足坛已经彻底进入了“烧钱”的金元时代,大俱乐部往往的一掷千金引入顶级球星,而小俱乐部只能在夹缝中生存。

一些大俱乐部的替补席也可谓是球星云集,比赛后半段的大规模调整能很大程度上保证竞技状态;但对于小球队来说,“一套主力打天下”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替补席上的球员实力不足,难以支撑教练的战术要求,盲目换上反倒会削弱球队的整体实力。

久而久之,大球队能够利用多出来的换人名额填补战术空缺,小球队却从中无法获益,“贫富差距”被进一步拉大。

这种说法的确有一定的道理,在2020~21赛季前,英超俱乐部就是否要延续5换人制进行了一次投票。最终的结果是20家俱乐部中有13家投出了反对,最终英超将换人名额恢复至3个。

2020~2021年间,由于外界质疑声较大,英超曾多次举行投票讨论有关恢复5换人制的问题。但最终的结果无一例外,纸面实力较强的5~6家豪门更多赞同,而其余球队无一例外投出反对票。在2020年8月的一次官方会议上,利兹联、西布朗以及富勒姆3支升班马明确表示增加换人名额是不公平的,因为这只会让拥有更强大阵容的大俱乐部受益。

不过也有一些豪门主帅对此持反对意见。前巴萨主帅塞蒂恩就表示,5换人制不仅不会对大俱乐部有益,反而会影响巴萨最后发力。

塞蒂恩认为这一规定会对巴萨带来损害,他直言道:“我不知道这是否会伤害我们或者让我们受益,但我个人的想法是这样的,换人次数会损害我们的比赛方式······在很多比赛中,我们往往可以在最后几分钟来解决战斗,但如果你给了对手更多的选择,可以让一些体能充沛的球员在最后时刻出场,那么本来筋疲力尽的球员会出现的问题就不会出现了。”

波兰足协主席,同时也是波兰足球传奇人物的博涅克对5换人制态度强硬:“波兰联赛不会执行5个换人名额,因为这不是足球,这样的决定可谓毫无根据,那是完全的民粹主义行为,作出决定的人根本不知道足球比赛是如何运转的。他们做出那样的决定,只是因为受到了外界的压力。”

“足球比赛总是那些有准备的,跑得更多的,身体状态更好的球队会获得优势。但5次换人的决定实际上夺走了足球比赛双方在身体和体能层面的极限对抗,那可是比赛观赏性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在很长一段时间,包括欧足联、国际足联在内都在酝酿着扩大赛事规模,其中世界杯扩军已经实现,而将世界杯从四年一届缩减为两年一届虽然遭到了多方反对,但从外界报道来看,国际足联并未放弃增加赛事密集度的想法。

根据报道,国际足联曾希望将世界杯从目前的四年一届调整为三年一届,将国际大赛划分为每36个月一个周期,第1年进行世俱杯、第2年进行洲际赛事、第3年则进行世界杯,循环往复。更有甚者称国际足联曾经还酝酿过将比赛时间从90分钟增加至100分钟,甚至还要将这一计划运用至年底举行的世界杯中(不过这一说法已被国际足联辟谣)。

不管是出于商业层面还是观赏层面,国际足联希望增加比赛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因凡蒂诺对于每场比赛平均净时长只有54分钟非常不满:“球迷们不应该为实际只有50分钟的比赛付费!”有媒体爆料他希望将比赛的常规总时长定为60分钟,出现死球时则直接停表。

当然了,相比于这些大胆的规则更改,如今的国际足联则将更多的注意力放置在增加赛事之上。利物浦主帅克洛普直言道:“我想苏格兰今夏会有6场友谊赛,这都是为了钱······欧足联计划新举办一项32或36支球队参加的杯赛,我甚至都不知道欧洲有这么多国家。没人会不想进行更多的比赛,因为这都是为了钱,但你知道我们的球员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在我执教的第一年,我的球队一个赛季有63场比赛,还没有把国际比赛算进去。今年我想也不会少太多,比赛会越来越多。”

5次换人名额的永久保留,是否会为赛事的进一步增加打下基础?只能说很有可能。

单场比赛只能3次换人,意味着教练的选择范围相对有限,而年轻球员的出场机会更会大打折扣。兰帕德曾言:“球员们每天努力训练,但我们只能选择出首发11人和使用3个替补,如果我们能有更多选择,那一定能让英超更有趣。”

除了给年轻球员更多的出场时间,5次换人名额也能让主教练对于更衣室的心理疏导更上一层楼。兰帕德表示:“从人文角度来说,作为教练最难的事情就是去安抚好那些无法上场的球员。当球员们想要做出贡献,或者本可以从替补席挺身而出影响一场比赛时,不能上场对于他们非常难。”

的确,对于英超的球队而言,旗下许多球星不仅要参加各种种类的国家队比赛,还需要面对联赛、足总杯联赛杯双杯赛,乃至欧冠等一系列赛事的影响。

面对漫长的密集赛程,主力球员疲态尽显,另一部分人却苦于换人名额不够而枯坐替补席。久而久之,更衣室的心态必然会出现影响,一些有能力但没有比赛机会的球员也会寻求转会。

5换人制的到来有效解决了这一问题,年轻球员可以因此获得更多的出场机会,而教练对于替补球员的人文关怀也有迹可循。对于一家志在全面发展的俱乐部,5换人制所带来的影响看似只局限于场上一隅,实则渗透到了小妖培养、更衣室管理等多个方面。

一方面,在赛程密集的大背景下,5换人制有效保护了球员体能健康,也让教练有更多排兵布阵之选;但另一方面来说,5换人制也会让阵容厚度更强的球队获得优势,足球世界中的贫富差距有可能会因此而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国际足联是否会借此机会进一步推行其增加赛事的理念?只能留待时间检验。

总体而言,5换人制的出炉顺应了时代发展的潮流,其正面影响明显大于负面影响,其中或有不公,但各支球队能做的也只是勇于适应。正如图赫尔所言:“(5换人制)是目前唯一的、合乎逻辑的解决方法。”